时尚女魔头归来谁买单?(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高华芳 2013年07月15日 11:33:41

[导读] 当年Lauren Weisberger的一部《时尚女魔头》将普罗大众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集中到了时尚业上面。这部充满了抱怨和讽刺,用来影射康泰纳什出版集团和旗下《VOGUE》杂志主编Anna Wintour的小说,非但没有成功诋毁后者的形象,反倒使一时间暴虐的时尚杂志主编成为了人人渴望拥有的梦想工作和效仿对象。

Lauren Weisberger的小说《时尚女魔头》(左)和《恶魔复仇记》(右)封面

Lauren Weisberger的小说《时尚女魔头》(左)和《恶魔复仇记》(右)封面

  在此之后,这位女作家又陆续推出了三部都市时尚小说,可惜销量与口碑都无法与第一部作品相比。Weisberger本身也清楚是大众对于上流社会的窥秘癖造成的《时尚女魔头》的成功,因此面对自己的第五部作品,她选择了为《时尚女魔头》撰写一部续集。这本名为《恶魔复仇记》的续篇刚刚正式上市发行。小助理和女主编又会有怎样的正面交锋,无疑成为了该书最大的卖点。

  《恶魔复仇记》讲述的是在主人公Andrea辞去《Runway》杂志主编Miranda的助理一职十年后的生活。但女魔头到哪里去了?毕竟Lauren Weisberger是要着力展现Miranda对Andrea的影响即使是十年过后也阴魂不散。《恶魔复仇记》开篇第一章便是在讲Andrea在狂风暴雨的天气里,外出给Miranda买午餐。不但要忍受着刺骨的寒风和根本不实用的高跟鞋等时装单品的挑战,还要留心不叫Miranda在那边等待过久。终于Andrea一下子惊醒:原来这只是自己又一个噩梦。比起这样所谓的阴影更莫名其妙的就是Miranda的卷土重来了。卖点“恶魔的复仇”,不过是此时Miranda当上了《Runway》杂志出版集团的编辑总监(巧合的是,Anna Wintour年初时也被任命为康泰纳什出版集团的艺术总监),而她看上了Andrea和Emily创办的《The Plunge》杂志,表示愿意收购。为此,她甚至还邀请后两位到自己家里用餐。在那里,Andrea和Emily也惊讶地发现实际上Miranda并不记得她们两个究竟是谁了。书中描写道,Miranda问Andrea和Emily二人:“你们中谁是那个最后患上紧张症,不得不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可怜女孩?”“不是。”“那你们是那个一直说要烧掉我的房子的疯女人吗?”“不是。”Well,Miranda就不觉得有必要记住她们究竟是谁了。而这段情节差不多是整部小说唯一的亮点之处。

  Lauren Weisberger无疑是想要接着《时尚女魔头》的热潮再炒一回。可惜离开时尚圈这么多年,她不再有什么亲身经历可以拿出来作为参考写进书里了。整部小说只是那种很普通甚至劣质的鸡仔文学作品,谈不上动人的情节,也没有优美的文笔。读者们会惊讶又感到正常地发现十年过去后,Weisberger的写作功力没有丝毫的长进。全篇依旧是充斥着无聊的赘述,以及对于每一个人物出场时不必要的服饰介绍。要知道,Lauren Weisberger和她笔下的Andrea起初都是瞧不起时装杂志,而是渴望着为纯文学杂志《纽约客》撰写深度文章的。无论是现实中还是虚拟的文学世界,两人都没有实现梦想。这可不是有哪位恶老板从中阻挠,明明是自身水平不足造成的后果。

  当初《纽约时报》找来《Harper’s BAZAAR》杂志的前主编Kate Betts为《时尚女魔头》一书撰写书评,Betts写道:“如果Andrea自己意识不到为什么要在意Miranda和这份工作,那我们又为什么要同情她的遭遇?”结果在Lauren Weisberger的第二本书里,Kate Betts就被影射成一个“专写恶毒评论的前时装编辑”。这就是Weisberger和她书中人物的弊病:她们总认为这个世界是欠自己的,却从未想过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挑起一份责任。像是Miranda并不记得Andrea一样,这一切只是她们单方面自我感觉良好的一厢情愿。十年时间足以叫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但Weisberger却是一直活在过去那可悲的十五分钟成名时间里。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