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国王与王后:东伦敦出品(图)
来源:外滩画报 编辑:胡珊珊 2013年05月20日 8:09:09

[导读] 东伦敦是一个脱离了区域定义的名词。著名的帽饰设计师诺亚·斯图尔特将帽子视为定义伦敦风格的标志。”也许在这些设计师热衷的地方,你会发现他们为何如此热爱东伦敦,并找到那些天马行空的灵感的源头。

  东伦敦是一个脱离了区域定义的名词。它像游离于伦敦甚至整个英国外的一座岛屿,密布着无数时装与创意的工作室。

  东伦敦人(即那些Cockney)有着自己的“另类王室”,他们称其为“珍珠国王与王后”,已经有了超过 150 年的历史,他们以身穿镶满了珍珠色纽扣的黑色衣衫著称,这是东伦敦时尚文化的一个典型象征。

  在刚刚过去的“East to East —东伦敦时尚席卷上海新天地”设计师交流展上,一批在东伦敦成长起来的新锐设计师来到了上海。他们带来的设计五花八门:时装、配饰、鞋履、帽饰甚至连丝袜都有专门的设计,不禁令人惊叹,小小一块东伦敦,竟然走出了这么多怀才之人。

  东伦敦曾遭受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创伤,一度面目全非。但东伦敦人天生乐观,从被炸毁的废墟中重建了自己的家园。如今,比起西伦敦的一派高端洋气,东伦敦看起来则是标准的 “脏乱差”,建筑新旧交错,居民背景混杂。但这里却是目前伦敦最有活力的一区,聚集了世界上最优秀的设计师与艺术家。一直对东伦敦抱有特殊情愫的时装记者罗伯·扬(Robb Young)曾说:“它有一种矛盾的美感,虽然脏乱差,却又是迷人的,时刻给予人灵感。”这恰好道出了东伦敦最具魅力的混合式风格。

  在东伦敦的街头,人们能够随心所欲地穿着任何自己喜欢的服饰

  住在老城的年轻人

  创意分子之所以选择东伦敦,起初是因为这里的租金较西区来得低廉,物价不高。随着他们将各自的朋友圈引到了东区,这里逐渐演变成了一群天才和鬼才驻扎的地区。他们喜欢东伦敦,因为在这里可以找到老伦敦的旧貌。罗伯·扬说道:“这是一座老城,尤其是东伦敦,你依然可以在这里看到两千年以前的罗马建筑,还有不少老城墙。但这里却住着最为先锋的一群年轻人。”这些年轻人的设计灵感,大部分还是来自东伦敦人,因此他们代表了真正的东伦敦精神。

  最为典型的代表,是伦敦佬们(Cockney)。他们有自己的俚语,穿自己的盛装。传统的东伦敦人是固执的,不喜欢因为时代而改变。曾在哈克尼(Hackney)区新建的低价公寓,就因市民反对而被拆除。与老东区伦敦人一起生活的传奇DJ 兼时装杂志撰稿人朱莉娅公主(Princess Julia) 对他们的生活习惯更有发言权:“有些人在那里出生,在那里度过了整个人生,他们并不喜欢东伦敦的变化,总是游离于现代化的生活之外。有些东伦敦本地人也很反对改变,比如原来的公园变成了同志酒吧。他们自始至终都像从前的人一样努力工作,很少去餐馆。”

  东伦敦人有他们一贯秉持的生活哲学,这种倔强也构成了整个东区的性格。没有人会介意你穿什么,即使你把所有色彩都穿上身,也不会有人对你投以奇异的目光。没有人会对你的作品轻易作评论,再荒唐的想法也可以得到认可。东伦敦的包容性惊人,无论来自任何背景,它都接纳你,无论何种艺术形式,在东伦敦人眼里都是有价值的。

  “这里的任何地点都可能会发生任何奇妙的事情,你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什么,一切都令人激动!”著名的帽饰设计师诺亚·斯图尔特(Noel Stewart)的这句话,正是生活在东伦敦的最真实写照。无论你走在哪里,都会遇见惊喜:也许新锐街头艺术家大卫·希林洛(DavidShillinglaw)或是马拉奇(Malarky)的新涂鸦出现在一大片废弃厂房的墙面上;一间新开的pop-up 游击店铺或是展览;还有那些穿得荒谬却好看的人,灵感无处不在。

  The Rodnik Band 的设计师菲利普·考伯特(Philip Colbert)曾经的工作室,是一所 19 世纪存放肉类的仓库。艺术家朋友为他在室外设计了“Rodnik HQ”的字样,此外,外墙还留有班斯基(Banksy)的涂鸦, 以及他著名的“ 侵入”(Invader)图样。他认为,如今的东伦敦杂糅了新与旧。“这里有依然在经营家族生意的老东伦敦人,保留了纯正的东伦敦血统。而年轻一代则为之加入了新的创意血液。”

  罗伯·扬回忆起在同志酒吧 Joiners Arms 的经历:他曾见到了哈西德派犹太人与巴基斯坦穆斯林穿着各自的传统服装一起跳舞。“这里是年轻艺术家们聚集的地方,没人在意两个带着强烈宗教色彩的中年男人也在俱乐部里,即便年轻艺术家们与这些宗教教派有时会有冲突,但这就是东伦敦,只要是做自己,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菲利普·考伯特定义东伦敦为“混乱”(Chaotic),嘈杂城区有金融城与老建筑、废弃的砖瓦与新锐涂鸦,时空交错,却也达到了极度和谐。

  著名的帽饰设计师诺亚·斯图尔特将帽子视为定义伦敦风格的标志。

  一种名为“前卫”的风格

  “先锋”与“前卫”是世人谈及伦敦设计师所惯用的词眼,而在伦敦,这两个形容词其实是被“东伦敦”所代替:有趣,大胆,多元化,永远不怕太过震撼。

  “有很多的设计师,他们不一定土生土长于此,但一直扎根于东伦敦,在很年轻的时候便拥有了自己的展厅,代表了东伦敦的一代人,甚至影响了东伦敦的时尚风格,也给新一代设计师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朱莉娅公主说。前有亚历山大·麦奎因(Alexander McQueen) 和侯赛因·卡拉扬(Hussein Chalayan)这样的天才前辈,如今的新一代东伦敦设计师,如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 或乔纳森·桑德斯(Jonathan Saunders),则对前辈们的成功设计了如指掌,继承了东伦敦的鬼马性格,加之深谙商业化运作的必要性,让伦敦时装产业变得愈发有活力。

  东伦敦素来制造“奇葩”,密布在这一区的设计师数量也变得越来越惊人。坚持制作帽饰的诺亚·斯图尔特说:“帽子不能定义整个东伦敦,但却等同于东伦敦精神。它对于设计师的影响,与帽子对人们的影响有紧密的联系。戴帽子在东伦敦展示的是自由表达的精神。”同理,对于目前这些正在逐渐建立自己标签的设计师来说,他们还在商业模式中摸索,但却在用东伦敦风格向世界宣告,伦敦依然有最好看的时装设计,有着无限的可能性。大胆的穿着是东伦敦一景:霍莉·富尔顿(Holly Fulton)疯狂的几何纹样配饰、克里斯托弗·瑞彭(ChristopherRaeburn)的改良军装面料、皮尔斯· 阿特金森(Piers Atkinson)的帽子上可以长出各种形状、艾玛·库克(Emma Cook)用印花以假乱真,东伦敦的设计师名单举不胜举,他们正代表着菲利普·考伯特口中那种“带着幽默感的时装设计”。

  从东伦敦走出的设计师 Jonathan Saunders 已经成为了伦敦时装周的看点之一。

  酝酿创意的温床

  从东伦敦走出的设计师是幸运的,因为东区给予了他们做设计的大环境,伦敦又给了他们机遇—通俗地说,就是实现梦想的平台—可寻到满意的面料商,亦有最合理的新锐设计师发展与宣传机制。也许伦敦时装周没有所谓的大牌捧场,但却有最惊奇有趣的设计。在每一年的时装周上,英国时装协会位于萨默塞特宫的时装周主场地以及沃克斯豪尔展示(Vauxhall FashionScout)就给设计师们准备了大片陈列空间,以挖掘新锐设计师。那些最优秀的设计师更有机会去到买手更多的巴黎陈列室。

  高街零售大亨 Topshop 每一季都会选择一位新锐设计师推出合作款,新世代(New Gen)系列集合了十位最有希望的英国本土设计师,克里斯托弗·凯恩就是从这里成名。伦敦的独立设计师买手店从Browns 开始就有良好的发掘体系,从过去挖掘约翰·加里亚诺,到如今 LN-CC 里的卢卡斯·纳西斯门托(Lucas Nascimento)或是杨丽(Yang Li),就连奢侈品大牌线上购物网站 Net-a-Porter 的买手都在近几季买入新锐设计师作品—索菲·韦伯斯特(Sophie Webster)的处女秀后,他们的买手便开始下单。虽说买手店还不能为设计师们带去足够与持续的利润,但却逐渐演化成了一种新的宣传平台。重新开幕的 Machine-A 将东伦敦设计师带入Soho 区,从店铺内一眼望去,可以看到惊人的色彩碰撞、实穿却有个性的廓型—没有任何词比“东伦敦”更加适合眼前的风格。

  而新一代的设计师也懂得善用新的平台来经营时装生意。被人诟病已成滥觞的数码印花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玛丽·卡川佐(MaryKatrantzou)如今开始从廓型寻找突破。设计组合巴索与布鲁克(Basso&Brook)突然蒸发两季,甚至被怀疑停牌,其实他们正暗自用疯狂的印花做出更加商业化的合作项目,重新为其定位,新一季他们更将开始探索男装系列。名字拗口的奥兹瓦尔德·赫尔加森(OstwaldHelgason)有俄罗斯名媛和街拍达人军团做人形移动广告牌,轮流穿遍各大时装周—这无疑最有效的市场营销手段。新锐设计师们还应该感谢数码时代的博客写手 SusieBubble,她将大量新锐设计师推向了大众视线。

  在越来越好的平台之上,愈发系统的伦敦时装产业从最初就告诫年轻一代的设计师:商业与创意需要平衡。从伦敦时装学院或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展就可以看出,年轻人们在标榜独立与大胆的同时,的确思考过这件作品能不能卖得出去。曾经大部分买手不愿意在伦敦时装周直接下单,因为他们还在等待米兰与巴黎时装周,但今天,人们开始惊呼伦敦时装周才最好看,可见局势或许即将改变。

  已经成为地标的时装店盒子公园。

  东区时髦地图

  除了产业的支持之外,整个东伦敦对于设计师的浸淫亦不可忽视。大部分的创意分子不仅工作在此,生活与娱乐也在此,将整个社交圈子搭建在这一片区域,因为它也的确应有尽有。朱莉娅公主认为:“知名的艺术家,一些古老的画廊,音乐表演场地,这都是东伦敦的一部分。我真的不能想出一个特定人或事来代表什么。东伦敦还有很多餐厅、表演,它们也一起构成了整个东伦敦。”

  这一区的时髦店铺主要集中在索迪治(Shoreditch) 以及霍斯顿(Hoxton)一带。在老街(Old Street)周围的小巷里,设计师们会在那些小小的店铺以及画廊中寻找灵感。Start London 买手店和 Kemistry Gallery 正是这样的所在。而那些常驻的涂鸦作品则真正融入了东区,成为了这里的标志。

  在东伦敦,你还会找到不少当年朋克一族的痕迹。城中最著名的复古街布里克巷(Brick Lane)早已被游客占领,小巷中的布利兹(Blitz)或是 YMC 相对而言安静一些。时装周期间,你可以在著名的古着店村 Beyond Retro 偶遇你耳熟能详的时装精。这条巷子中的 Bagal Shop 是设计师菲利普·考伯特的挚爱— 24 小时营业,保留了最为传统的贝果作法。巷子的北端尽头坐落着伯恩斯托克·斯皮尔斯(Bernstock Speirs)的店铺,他的工作室则在店铺后面,你时常可以在店铺遇到设计师本人。塔提·蒂万(Tatty Divine)这位当红配饰设计师的店铺则在它隔壁。索迪治地区的一座老式建筑,橱窗皆为铁栅栏,这正是名为“斗士之子”(A Child ofthe Jago),老板正是朋克祖师娘薇薇安·韦斯特伍德与马尔科姆·麦凯伦(Malcolm McLaren)的儿子乔·科瑞(Joe Corre),它售卖的服装代表了东伦敦的混搭以及不羁的精神。

  对于设计师们来说,兼具淘货和灵感发掘的市场也发生了新变化,更多元也更有主题性的买手店逐渐涌现,成为了如今东伦敦时尚不可错过的新看点。盒子公园(Boxpark)是由几个巨大黑色集装箱而构建成游击店,迅速成为了这一代的地标,一层店铺集合的大部分是潮牌,二楼则是酒吧以及各种小型演出的场所。这片新鲜的建筑物与周遭老旧建筑以及涂鸦形成了有趣的对比。而老索迪治站(Old ShoreditchStation)则将咖啡馆与时装配饰店铺结合起来,设置了不少长桌,吸引了不少人将这里作为临时工作室。位于金士兰路(Kingsland Road)上的“丽莎之屋”(House of Liza)主打 1970 年代至 1990 年代的解构主义和先锋设计师作品,比起店铺,这里更像一家小型博物馆。朱莉娅公主最中意的则是哥伦比亚路(Columbia Road)一带,“3939”是她几个朋友开的独立设计师买手店。而附近百老汇市场(BroadwayMarket) 上的“69B” 也在她的推荐名单里。这里专门买进诸如乔安娜·凯夫(Joanna Cave)或是“白帐篷”(White Tent)等环保设品牌的作品。

  近几年,东伦敦最优秀的先锋设计师买手店LN-CC 可谓集中了这一区所有值得一看的产品,店铺位于达尔斯顿(Dalston)一处地下室。买手不会在意设计师是否成名,只要对其胃口,皆在店铺中售卖。这个需要预约的店铺的确值得一去,其陈列设计与装置艺术就够炫目,它也因此成为了整个伦敦时尚产业最被关注的一家店铺。

  除了时装,东伦敦还弥漫着艺术氛围,无论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在这里为自己找到了一席之地。威尔顿音乐厅(Wilton MusicHall)堪称全球最老的一家音乐厅,位置隐蔽。酒吧内部也保留了老式的装饰,像是一种奇特的夜生活风格,许多设计师在此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白教堂画廊(WhitechapelGallery)则沿袭了东伦敦的策展风格,经常会有不少冷门艺术家的作品展出。附近的新街(New Road)是菲利普·考伯特最喜欢的地方,这一路的老式建筑风格让他有种走入 19 世纪伦敦的错觉。而诺亚·斯图尔特的最爱则是以厕所为基础建起的白盒子(White Cube)艺术馆。这里的空间并不大,因此展品也不算多,但都新奇有趣。斯图尔特介绍说:“他们展示的作品看起来像是开玩笑,令人回味无穷。”也许在这些设计师热衷的地方,你会发现他们为何如此热爱东伦敦,并找到那些天马行空的灵感的源头。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
您最多能输入140
最新评论
  1. 天使之翼 日期:2013/8/25 16:30:15

    牛啊,我很多年前,大概是99年去该公司面试过,那时候幸运星的老板直接拿出1万现金数来数去,说跟着他混能赚大钱,这回终于被抓了,看来出来还终究是要还的

  2. Orange。 日期:2013/8/24 11:01:21

    让我把一辈子的时间都花来买房子,不能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我宁可选择流落街头。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