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专栏:了不起的1920年代(图)
来源:外滩画报 编辑:胡珊珊 2013年04月12日 9:10:42

[导读] 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近年来 1920 年代风复苏,电视剧《唐顿庄园》以及《大西洋帝国》中都有大量那个时代的元素,菲茨杰拉德夫妇甚至现身于伍迪·艾伦电影《午夜巴黎》中的名利场。

  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

  我的英文名字 Daisy,得自初中英语老师。他是圣约翰大学肄业、怀才不遇的老绅士,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裤子永远笔挺,皮鞋锃亮。

  “你的姓已经不少刺,不好再叫玫瑰,就叫雏菊(Daisy)吧。” 他说。后来,他才告诉我,他是菲茨杰拉德迷,而 Daisy(黛西)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中女主人公的名字。自然地,我对那本小说和咆哮的 1920 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 发生了兴趣。

  1925 年,菲茨杰拉德出版了这本巅峰之作,并以“爵士时代”来形容当时一战后浮华肆意、随心所欲的生活—“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

  出身贫寒的盖茨比自然深谙上流社会以罗衣取人之道。他精心设计,请尼克邀约黛西来他家作客。在她到达之前,派园丁过来整修草坪, 送来一暖房的鲜花,自己则穿戴“一身白法兰绒西装,银色衬衫,金色领带”—金银两色,皆是黛西所好的金钱财富象征。

  稍后,盖茨比向尼克和黛西二人展示他的巨大衣橱和一打一打砖头样堆起来的绣着他姓名首字母的衬衣,轻描淡写一句:“有专人在英国替我购买春秋两季衣物。” 黛西则将头埋进衬衣堆里,号啕大哭:“这些衬衫这么美,我从来不曾见过这么美的衬衫。”

  纽约长岛,乍富的盖茨比家中高朋满座,夜夜笙歌。“有时他们从来到走,根本不曾见到盖茨比,心怀诚意,便算不请自来的人场券了。”

  小说如此绘声绘色,正是天生的电影好素材。《了不起的盖茨比》自小说诞生以来,已经五度被搬上大银幕。最新版本的同名电影由《红磨坊》导演巴兹·鲁赫曼(Baz Luhrmann)执导,将于今年夏天上映。盖茨比和黛西分别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凯瑞·穆里根(Carey Mulligan)出演。Tiffany 从其历史库中获取灵感,特别设计了钻石首饰。女明星阿什莉·奥尔森(Ashley Olsen)出借了自己收藏的古董衣。

  设计师缪西娅·普拉达则将 Prada 和 Miu Miu 历年来的 40 套经典设计,改造为繁复闪耀的 1920 年代风格新装。“我通常不喜欢在设计中参考特定时代,因为这不是我的设计思路。但当设计这些戏服时,我意识到许多我的设计,稍作改动,换个角度,就可以变得极具 1920 年代风格。”普拉达女士称。

  已公布的海报上,背景正是黑底带金的装饰主义风格(请想象纽约的克莱斯勒大厦)。片花中场面宏大,看得人眼花缭乱,人物看过去却有些虚浮不真实。穆里根版的黛西居然是贴耳短直发,而不是当时盛行的以火钳烫成的鬈发(Marcel Wave),显得过分天真,不合时宜,欠缺慵懒妩媚风情。

  这不禁让人怀念 1974 年版电影的优雅含蓄。难忘罗伯特·雷德福饰演的盖茨比,宝光闪闪会说话的大眼睛,拉尔夫·劳伦设计的戏服在彰显 1920 年代精英着装风格的同时,保留了相当明显的 1970 年代廓型比例,尤其是西服的大翻领和粗领带。

  饰演黛西的米亚·法罗当时正怀孕,脸容却依旧清秀,故而有不少脸部和上身特写,衣裙也浪漫翩然,戏服设计师西昂尼·维·阿尔德里奇(Theoni V. Aldredge)因此荣获了当年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黛西在片中的造型成为之后时装设计师们的灵感源泉。2012 年春夏 Marni、Etro、 Gucci、 Ralph Lauren 的天桥秀上,黛西式的低腰连身裙、钟形帽、古典印花和装饰纹样一一呈现。

  不过穆里根和法罗都没有书中所形容的“低低的、令人激动的声音”。这是那种教人侧耳倾听的声音,仿佛每句话都是永远不会被重新演奏的一组音符。 一百个人心目中有一百个黛西。我心目中的是玛吉·吉伦哈尔(Maggie Gyll enhaal ),她的声音,正是曼妙低回的豆沙喉。可惜现在吉伦哈尔上了些年纪,否则当不作他选。

  可以教盖茨比生死相许的黛西,必定不只是美貌,还须有让人情不自禁沉溺的魔力。吉伦哈尔的美正在于多重性,微笑脸颊微醺,甜美得如同熟透的桃子,又像某种介于猫和狐之的动物,无辜中微微点邪气和迷乱。还有那柔若无骨的肉身,也正适合跳活色生香的查尔斯顿舞和狐步舞。

  近年来 1920 年代风复苏,电视剧《唐顿庄园》以及《大西洋帝国》中都有大量那个时代的元素,菲茨杰拉德夫妇甚至现身于伍迪·艾伦电影《午夜巴黎》中的名利场。凯特·莫斯的婚纱,也是由约翰·加利亚诺设计的低腰曳地长裙,缀以 Art Deco 风格的串珠刺绣和头纱。

  在纽约州长岛草坪上举行的爵士舞会,每年夏天吸引超过 3000 人盛装出席,从头至踵,细节讲究,连野餐提篮都是古董货。现场有乐队演奏爵士乐,阳光下,人们随节拍跳起 1920 年代盛行的查尔斯顿舞。

  恍然间,我想起菲茨杰拉德夫妇的墓志,也是《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最后一句:“我们就这样扬着船帆奋力前进,逆水行舟,而浪潮奔流不歇,不停地将我们推回到过去。”时尚正是这样循环往复的圆舞,你总有机会和着节拍,跳上一曲,如果你想。

  Daisy Jing

  MBA 出身,旅居纽约,现任职奢侈品行业。关注时尚业运作以及时尚背后的文化影响。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