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巅峰 设计大师大师都是偏执狂(图)
来源:lifestyle 编辑:应珊 2013年02月25日 9:17:41

[导读] 时尚界一直都是神人出没的地盘,回顾过往的每一位成就非凡的人物,谁不是在各种争议和质疑中慢慢成长,最后爬到巅峰?说到底离不开坚持两字,坚持这一美德似乎成为大师们共同拥有的素质。

  时尚界一直都是神人出没的地盘,回顾过往的每一位成就非凡的人物,谁不是在各种争议和质疑中慢慢成长,最后爬到巅峰?说到底离不开坚持两字,坚持这一美德似乎成为大师们共同拥有的素质。殊不知,坚持到极致就变成了偏执。这些在事业和人生舞台上光芒万丈的大师们,私下亦有太多奇怪的癖好, 人们平时虽经常津津乐道以满足饭后谈资,但仔细想想,倘若没有这些日积月累的“偏执训练”,哪会成就一番伟大事业?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偏执这个本领也需时刻不忘,多多练习。

  Andrew S·Grove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天堂隔壁的隔壁就是疯人院,传奇背后必有偏执狂。先不去冗长论证这句话的意义,也不去深究何为成功,然而,但凡有一些怪癖的固执之人也的确会做出一些非凡的事。在怪咖云集的时尚圈,这类偏执狂更是如此。说到这里,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各位偏执狂“病症”发作时的种种,Thom Browne偏执般狂爱着上长下短的设计比例,川久保玲把自己包裹在黑色时装里;而逝去的Alexander McQueen执拗地迷恋着浪漫哥特,Hedi Slimane对消瘦形象和摇滚一向充满绝对的兴趣……这些数之不尽的怪癖,被设计师们潜移默化地移植到他们的作品中、他们的形象上,以至于让所有围观的各位能够看到如此光怪陆离又丰富精彩的“偏执狂世界”。

  那些可爱又奇怪的癖好,要么影响着他们的设计,要么左右着他们的生活。然而,在他们自己看来,这一切不过是一个令自己舒服自在的方式,又或者是一份认真而虔诚的坚持。套用一句老话就是“艺术家的脑袋不需要被理解,只需要被欣赏”。最重要的是,那些我们听起来各种匪夷所思的偏执怪癖,反而进化成他们个人的特征与标识。若是人类想在心理学和精神学领域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飞越,或许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时尚圈各位偏执狂大师们。或许真的能够发现人人向往的成功秘笈。

  Karl Lagerfeld 精准细节综合症

  银色长马尾外加黑超墨镜,几万年不变造型的老佛爷却引领着最多变的时尚圈。他钟爱昂贵的珠宝和一定要有气的健怡可乐,无论出席什么场合,他都穿着Dior黑色礼服以雪耻年轻时是个胖子的“灰暗过往”,4英寸的高领竖在下巴,以便时时刻刻抬起那颗骄傲的头颅,满手Chrome Hearts戒指,嘴唇时刻鲜艳,1920年的Cartier翡翠领带夹永远会准时与领带会面。当然,他奇迹般地就像身体里塞了闹钟一样,每天只睡7小时,无论如何都不会早一分或晚一秒。那副永远不会摘下的墨镜,只为树立威严霸气的形象。他还极度厌恶胖妈妈,“曲线美的模特不属于T台,这些人就像胖妈妈一样。高端时尚是‘梦想和幻想’,没有人想看到圆圆的女性。”当然也不喜欢难看的小孩子,当老佛爷与Carine Rotfield在《Interview》杂志里交流时,Lagerfeld曾试图向她的孩子们致歉:“没有人可以对你说你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你很庆幸拥有他们,因为他们很漂亮,要想有个丑女儿太难了。”厌恶所有的美食,他曾在《Prestige》杂志中告知基本上他讨厌一切能吃的东西:“我讨厌它们被烹饪的味道,我讨厌吃甜食,不吃油炸食物。”自称苹果免费代言人,他曾经直言 iPod是天才的产物,他几乎拥有所有iPod系列。

  Tom Ford 要创作先洗澡

  优雅如Tom Ford大叔同样有一些奇怪的癖好。比如领带和领结会让他不舒服,所以他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戴它们几小时。并且你真的很难想象,Tom Ford每天要洗5次澡,在他看来除了保持清洁之外,泡澡也是最佳的休息放松的方式,他更坚持地认为这是提高创造性思维的最好方法。“如果我要发一封Email,或者压力很大,或者不知道干什么好,那我就在热水里躺着泡上20分钟。”“我还能干什么呢?所以我干脆冥想一下。”和日理万机的各位大师一样,Tom Ford没办法接受记事本空空如也,这甚至让当年离开Gucci时的他几乎得了忧郁症!“我还记得我离开Gucci的那天,那是在4月的時候,我回到家,拉上所有的窗帘,然后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时,看看我的记事本,原本上面应该都是满的,但现在什么都没有,我感到很徬徨,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

  Isabella Blow 休闲牛仔禁入衣橱

  Isabella Blow的一生就是传奇。听闻她那些奇怪的癖好,你虽觉不可思议,却也暗自认同Isabella Blow的生活就该如此。她这一辈子从来没穿过一双平底鞋。全民大爱的牛仔裤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衣橱里,即便是休息的时候她也会不停地盛装打扮。她曾透露自己唯一一次穿接地气的休闲装是在看肥皂剧的时候随便套上的一件白色绒衣外套。这位McQueen的伯乐小姐对于时装的热爱和追寻几乎达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地步,出席时装周的时候她几乎每天保持变换7套装扮,生怕自己没时间穿完那些漂亮衣服。一场车祸导致她双脚踝骨折,她全然不顾伤势,却只担心会不会从此以后无法穿着Manolo Blahnik?!这种对高级时装偏执的热爱,也足以解释Isabella Blow古怪造型中融入的对时装艺术的尊重。她以这种近乎苛刻疯狂的方式全力保护着消失殆尽的时装之髓不被大众审美所侵蚀。

  Alber Elbaz

  狂爱腰线的胖子

  Alber Elbaz的憨厚形象与强调自我和戏剧化的时尚界格格不入,但这并不妨碍他为女人设计出漂亮衣服的强烈心愿。对于拥有一副矮胖圆身材的Alber Elbaz来说,最大的癖好就是为女人设计出强调腰线的时装。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偏执,才使得peplum装饰小礼裙一经问世就红到现在。“腰部是女人身体中最重要的部位,这是能唤起男人欲望的撩人之处。”看看每一季Lanvin的大秀,peplum的设计细节几乎无处不在,胖子Alber Elbaz恨不得把自己都变成腰部的那一绺小裙摆。“我从不制造完美的假象,完美的女人也不会中意我的衣服”,Alber常常拿自己矮胖的身材开玩笑,“我曾在心里琢磨,我要是看上去很苗条、很健美,我的设计也会是另外一种风格吗?我想是的。因为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么英俊、多么性感,正是这样才能促使我去寻觅我没有的东西,所以我关注更轻盈的面料、更漂亮的外表。我失去的东西,我希望别人能够拥有它们。”对于Alber Elbaz来说,设计一件拥有完美腰线的时装已成为他的终极目标。

  他们也有“疑难杂症”

  John

  Galliano

  1. 酒店绝缘体。旅行从来不住酒店,只住民居。

  2. 热气球“脑残”粉。能坐热气球就不坐飞机。几年前,他曾乘坐热气球缓缓飘游在埃及帝王谷的上空,并坚信这种浪漫的俯瞰方式似乎更能激发他的创作灵感。

  Anna

  Sui

  1. 摇滚装爱好者。即便在普通日子里她也喜欢盛装。

  2. 著名收藏癖。在她的公寓里堆满了她搜集的家具和各种物什,有时候为了自己的新兴趣,她甚至会装修一所新公寓——她刚入住不久的一所房子,就是以1940 年代美国室内设计师Dorothy Draper 的风格为蓝本,用黑色、白色和金色营造出好莱坞老电影的奢华氛围。

  Yohji

  Yamamoto

  1. 时尚厌恶症。“从我的事业开端时起,我就一直对时尚这个东西心存疑虑,我可以这样说,我讨厌时尚。时尚总是紧跟潮流,而我想要的是永恒的优雅。时尚和永恒无关。”

  2. 缺陷美强迫症。“如果事情非常完美,那么看上去像是雕塑而不是时尚。我从来没有和模特谈过恋爱,她们看上去就像是机器而不是人类,我只是看到了错误、缺陷、不完美,这个吸引着我。”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