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魔头们的跳槽热 时尚圈的职场经(图)
来源:精品网 编辑:应珊 2012年12月18日 15:48:27

[导读] 不久前,Kate Lanphear离开供职6年的美国版《ELLE》,《Harper’s Bazaar》也迎来了空前“丢人”热潮……从起点到达梦想的终点,“一条路走到黑”显然不是大势所趋,选择转乘哪条线路?又能通往何方?这才是时尚编辑们面临的最大抉择。

  跳槽才是当下最时髦的事儿?

  时尚界大换血似乎已成趋势,随着一批设计师重整人生规划,时尚编辑也扎堆争赶年终最后一波“跳槽热”。近日,Kate Lanphear因爆出一条惊人消息,引起业内一阵喧嚣:她将挥手告别供职6年的美国版《ELLE》杂志。这位在时尚界早已拥有一席之地的时尚总监,多年来凭着自己“雷打不动”的标志性银色短发和酷过模特的中性着装成为街拍摄影师镜头下的宠儿,同时也是无数时尚爱好者日常穿衣的灵感缪斯。对此,ELLE的发言人公开表达了对于Kate离开的态度:“Kate拥有非凡的才华,我们非常感谢这6年来她对ELLE做出的巨大贡献,希望她好运!”

  白发魔女 Kate Lanphear

  无独有偶,相对于《ELLE》杂志的人事变动,《Harper’s Bazaar》和《Marie Claire》则迎来了空前的内部震荡。前者的专题总监Anamaria Wilson在任职五年后决定跳槽Michael Kors,担任全球通信副总裁,随后《Harper’s Bazaar》的执行主编Kristina O’Neill以及专题总监Elisa Lipsky-Karasz也选择了离开;后者的Joanna Coles,也就是《Marie Claire》的前主编,不仅自己“另谋高就”,还带着自己的团队一齐“下嫁”《Cosmopolitan》。这阵时尚编辑的“跳槽热”显然掀起了时尚界的“蝴蝶效应”,尤其让集团高层们有些坐立不安,一些高层纷纷表示,愿意用升职加薪来避免这一现象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事实上,跳槽不过只是个表面现象,种种巧合碰撞在一起不得不让人思考其背后的原因。

  随着时尚传媒业的发展,让杂志的传统编辑身上堆满越来越多的属性标签,诸如:造型师、写手、公关、策划、销售……任务更繁重,工作时间更长,而另一方面工资几乎毫无增长。“为什么很多编辑都去了品牌,显而易见的是在品牌资源会多很多。”《NYLON》杂志的 Faran Krentcil 这样评价道,当然Faran跳槽到 Clarins 和 Shopbop,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已经为他提供了多角度看待整个行业的能力,对于很多品牌来说这是一笔巨大财富,而零售品牌的确可以创造更多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有更高的薪水。为此,我们不难理解Anamaria Wilson为何最终放弃杂志总监转而投靠品牌,因为跳槽后负责Michael Kors数字、印刷媒体的通信业务让她更容易将自己多年来的资源充分利用,何况Michael Kors对他未来的员工表示肯定,认为Anamaria是有能力通过各种平台将品牌打造成具有全球品牌的最佳人选。

  为钱途or为前途?

  就眼下时尚界的“跳槽热”,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究竟是什么煽动起编辑离职如此大的决心?要知道《CR Fashion Book》第一批发售就达5万册的销量足以看出Carine Roitfeld发行的杂志前景大好,外加造型师和接下了《Harper’s Bazaar》全球时尚总监一职,让CR的事业再次风生水起。有这样一个行业“领头羊”做榜样,时尚编辑们都开始蠢蠢欲动,从而引起了这一波的跳槽热。

  某职业规划者对此进行了研究,并对一批跳槽者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70%的媒体从业者都是为寻求高收入,而20%的人则为了追求更好的发展平台。2009年一部名为《巴黎没有摩天轮》的职场小说中,主人公以淡淡的一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巴黎’,那是他永远到达不了的地方。感觉就好像你站在观光舱内透过玻璃看风景,即使转到最高点,即使无限接近,风景也不属于你。当转完一整圈之后,依然孤孤单单地离开摩天轮。然而无论它多么虚幻,每当你仰望天空,你都还会对自己说:巴黎在等你。”充分形容了那些怀揣时装梦的年轻人对时尚界的仰望,而事实上,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你很难想象光鲜亮丽的背后,承载了多少泪水与苦汗。而将这些背后的苦涩换算成实实在在的钞票时,你便能依稀勾绘出现实的模样——据国外网站统计:各大时尚刊物男性编辑的年薪平均为9.93万美金,女性编辑则是7.76万美金,而大部分的高级编辑虽有所上升也才达到6.5万美金。即便如此,相对于转行带来的高收入,小幅度的业内薪金调整早已满足不了编辑们的“胃口”,他们同样重视自己在时尚界的声音——“我们首先关注占主流地位的那些,”《Essence》杂志的时装编辑Agnes Cammock 说,“其次是与广告客户有关的,最后我们去看那些被谈论得最多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时尚编辑手里的这把金牌令箭决定了一名设计师的存亡,而发声对他们来说也至关重要。显然,跳槽走向何方则是时尚编辑接下来要考虑的事情,想要高收入势必也面临着高风险,你很难估测这一步迈得是否正确无误,倘若一不小心,为“钱途”丢了前途,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中途换乘 去往何方?

  关于Kate Lanphear离开《ELLE》众说纷纭,有人说她已经选择了一个更好的杂志平台,可以一展拳脚;有人说她可能准备做一个独立品牌,要知道她自己就是一个活招牌;还有人猜测,拥有多年时装编辑经验的她足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造型师。当然,这些虽然只是臆想,但也有据可依。话又说回来,正因为跳槽的风险性较大,才会让更多的人选择跳槽不跳行。

  Transfer Line1

  跳槽不跳行

  前《Marie Claire》杂志主编Joanna Coles不仅自己在行内跳槽,还选择带走手下两名大将——执行主编 Joyce Chang 和娱乐编辑 Dana Stern一同下嫁《Cosmopolitan》,当然主编的职位不变。这不禁让人想起《New York》杂志9月份曾发表过一篇名为《Sitting In on Joanna Coles’s FirstCosmo Staff Meeting》的长文。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