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动机不再纯洁 软性植入广告泛滥(图)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编辑:高华芳 2012年10月10日 9:55:19

[导读] 据纽约时报报道,随着时装周街拍的受宠,它也正被品牌营销、公关公司等窥视,你所看到的各种街拍,它们可能都是收费广告。

  街拍动机不再纯洁 软性植入广告泛滥

  意大利著名时装周公司 AEFFE(旗下生产销售的品牌有Moschino, Jean Paul Gaultier, Alberta Ferretti等 )的代表Michelle Stein告诉纽约时报,“我们会付费或者提供礼品给那些有影响力的人,比如 Hanneli Mustaparta (挪威时尚博主)和 Taylor Tomasi Hill(著名造型师,曾任职US Marie Clair时装总监)这样的,希望她们能说出她们穿的服装的品牌。”

  “很少有人意识到那些时尚博主和那些被街拍到的装腔作势的人是收费的。”专门从事此项合作的中介机构合伙人Daniel Saynt说,“即使你能意识到,也难以想象我们参与的程度有多深。”

  Laura Ellner作为一个时尚博主不停地旋转身体,一只手放在臀部,展示她的牛仔裤, 满足摄影师的要求,她是街头风格的一个代表。对于品牌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赌注。因为她被品牌希望能刊登在一系列时尚网站上。她也在摄影镜头前展示她的包,而这其实是她为代购网站Pour La Victoire做的广告。

  Laura Ellner说:“我总是希望我能被不同的街拍摄影师拍到,他们能叫出我穿的衣服的牌子。”  每年两次的纽约时装周,城中充斥着这样的场景,从Milk Studio到哈德逊河码头,他们大部分是年轻女性,她们希望照相机可以给她们带来15秒的出名,当然是通过当下最火人的社交媒体Tumblr、Instagram,或者是那些著名的时尚博客。

  今天,他们中有很多是网络上的时尚偶像,这个最具独立精神的一部分看来也正被攻陷,渗入了大量的营销人员,品牌顾问和公关专家,他们都试图说服这些网络时尚偶像为他们的品牌服务。

  时尚品牌的活广告

  从事街拍植入广告的纽约品牌专家Tom Julian告诉纽约时报:“这些女孩绝大部分都是活广告,人们认为街头时尚还是纯洁的,但我认为这早已不存在了。”

  对于新品牌和设计师来说,没有钱去请高质量的PR团队,或者结识重要的时装编辑。街拍摄影师Philip Oh对纽约时报说:“所以将衣服借给朋友或者品牌支持者去拍照是获得行业和消费者认识、一举两得的方法。”

  明星编造太商业

  独立时尚网站Refinery29的编辑Christene Barberich说:“这(街拍)越来越被人认为是商业行为了,(街拍)明星都是被制造出来的。”

  街拍明星Josephine P在Milk Studios的全套装束都是广告,平底鞋是从品牌那里借来的,时尚博客La Petite Anglaise的作者Nicholas Kirkwood和 Ella Catliff站在她附近,挥舞着一个 Anya Hindmarch 包,这个包也是从 Anya Hindmarch的伦敦工作室借来的,澳大利亚博主Nicole Warne穿着一件她设计师朋友 Alice McCall送给她的衣服。

  品牌咨询公司估计,那些受欢迎的博客作者和其他所谓的有影响力的人,可以从一件她们街拍展示的商品中获利2000美元到10000美元。“如果你再给她们1000美元的购物卡,就是一个更好的补偿了。”从事街拍植入广告的纽约品牌专家Tom Julian说。

  对于一些设计师来说,一个具备销售影响力的时尚博主甚至超越红毯明星。

  专门代理时尚博客业务的公司Digital Brand Architects的创办人 Karen Robinovitz说:“我们都知道品牌有代言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街拍植入广告)就相当于代言。”

  私密的广告植入形式

  事实上,这些曾经秘密进行的植入广告,现在完全公开,并且还是有计划的。 Daniel Saynt,一个专门服务于此项业务的中介代理说:“将新品牌和历史悠久的大品牌混搭是最新的公关方式,我们要监督那些在秀场外被街拍的女孩,我们的工作是保证她们在正确的时间穿正确的衣服。”

  从事此项业务的Trendsparks在时装期间要完成200件这样的植入广告任务,广告分别来自18个品牌和零售商,从Pink &Pepper的限量版系列到著名品牌 Vera Wang以及代购网站 Pour La Victoire。

  有时候,一张看上去非常随意的街拍照,几乎会花到杂志拍摄的时间。专门代理时尚博客业务的公司Digital Brand Architects的创办人Karen Robinovitz说:“我们有造型师、色彩校正师、修图师,我们每天都要去踩点,有时候找一个街角要花我们几个小时时间。”

  从事街拍植入广告的纽约品牌专家Tom Julian说:“作为一个成熟的品牌服务商,底线是代理6个博主,然后有1万受众。不过,我们的目标是将受众变得更精准,直接抵达那些存在真实购物需求的读者。”

  品牌Nanette Lepore的发言人Jimmy Hagan说:“用时尚博主、Twitter、Instagram,我们可以看到交互数据,这比印刷媒体更容易跟踪。(无时尚中文网注:不知道有水军这回事吗?LOL)”

  Coach的博主代言人 Natalie Joos上上周在林肯中心被拍到穿着一件陌生澳大利亚设计师的裙子,追问之下她承认是从Karla Spetic的Showroom借来的。

  “Natalie Joos给了我们进一步暴露品牌的机会。”Karla Spetic的公关Lia-Belle King说,“我们觉得她比其他人都更能体现有趣和激情的感觉,这正是我们品牌想要表达的。”

  当然,不是每个博主都接受这种工作。Style Bubble的博主Susie Lau 说:“她经常被要求披露,在她博客上出现的东西,哪些是品牌赠送的礼品,哪些是收费广告。”Susie Lau 经常会忽略这些植入广告的邀请,但也不是完全拒绝。

  在曼哈顿街头,Susie Lau也经常穿一些品牌提供的服饰,但她说这和商业没有关系,“我和我喜欢的品牌合作,我们之前早已合作开了。”

  即使如H&M这样的品牌也参与到街拍植入广告中来了。Anna Dello Russo在秀场伸出她的大腿,厚颜无耻地展示她和H&M合作的配饰系列,炫耀她油光发亮的短额头上的猫眼石太阳镜。

  H&M在此之前还没有和编辑或者博主合作过系列,Anna Dello Russo说:“对此,我很惊讶。”但是她拒绝透露合作给她带来的收益。

  在Anna Dello Russo看来,时装周期间街拍植入广告是一个新鲜的做法:“这是一个新的合作模式,这就是当下时尚文化的一部分。”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
您最多能输入140
最新评论
  1. Crazy 日期:2013/8/25 16:18:05

    是挺优惠的,关注一下

  2. 飞机与爱情的 日期:2013/8/24 10:47:33

    23岁副科级,真的很正常,网友们太少见多怪了吧,江西人上学本来就早,大多数都是5年制,我是大学同学中比我小两岁的江西同学多了去了,多读两年研究生考公务员本来就是副主任科员待遇,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是博士的话就是主任科员待遇,而且这个待遇又没什么了不起。每年国家公务员招考的时候副主任科员和主任科员都是直接招考的。只不过值得质疑的这位仁兄的美国学位倒不是那么容易搞到的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