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Vogue主编的时尚政治学(图)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编辑:高华芳 2012年09月05日 10:24:42

[导读] 今年早些时候,Anna Wintour曾拜访奥巴马芝加哥竞选总部,参加一个总统竞选资金募集音乐会。奥巴马夫妇则从未犯过像希拉里那样的错——低估Anna Wintour的资本和影响力。

  今年早些时候,Anna Wintour曾拜访奥巴马芝加哥竞选总部,参加一个总统竞选资金募集音乐会。侍者托着一个为募集者提供食物的托盘,托盘里放着挂满培根的面包圈,像极了满是钞票的盛募集资金的盘子。当Anna Wintour路过时,一个职员跟她开玩笑:“我相信你对它们一定不感兴趣。”她瞪着他,用她一贯非常酷的、藐视的眼神。

  Anna Wintour曾为奥巴马竞选筹款

  漫画作者AleXsandro Palombo将Anna Wintour与Obama之间的关系恶搞了一番

  在政治和高级时尚之间总有一些鸿沟。楔形鞋还是各种议题?托马斯-纳斯特(ThomasNast,美籍德裔,美国政治漫画之父)还是康泰纳仕(Condé Nast 出版集团创始人,也即是Anna Wintour所服务的Vogue的母公司)?不过,在帮助奥巴马筹集超过50万美金竞选资金后,毫无疑问,Anna Wintour已经属于竞选委员会这个密室的一部分了,无论她对于委员会的现有策略的意见是什么。

  作为Obama夫妇的公开代表,Anna Wintour谈论Obama夫妇甚至比自己还多

  虽然竞选委员会一直拒绝透露Anna Wintour确切的募集资金金额,但是在过去半年,我们看到这位编辑已经成为奥巴马的首席筹款人,除了那50万美元之外,她还联合主办了4次每张门票超过3万美元的筹款晚宴,并且积极努力地将竞选商品化,她邀请她的朋友 Marc Jacobs 和Thakoon Panichgu为奥巴马的宠物狗设计时装配件。凭借AnnaWintour在好莱坞的关系网和影响力,我们看到,钱从一个个银行家们的手中转到另一个人的手中。时尚,不再仅仅是社会边缘那些美丽、闪亮的东西,它甚至直接关系到竞选资金募集的成败。

  作为奥巴马夫妇的公开代表,她谈论奥巴马夫妇甚至比自己还多。在奥巴马夫妇政治生涯的开始,这对夫妇就急于和Vogue扯上关系。竞选委员会,至少米歇尔-奥巴马和像德西蕾-罗杰斯(Desirée Rogers,现任白宫社交秘书,奥巴马形象打造者)这样的职员明白,图片能在媒体出现的越多,就有越多的资本,就像康泰纳仕现在拥有的那些一样。所以他们没有看不上做时尚的Anna Wintour,他们把Anna Wintour当做一回事,然后Anna Wintour就像一条狗一样为他们工作。

  漫画作者AleXsandro Palombo将Anna Wintour与Obama之间的关系恶搞了一番

  让Anna Wintour不关心政治太难了,她一直关心世界事务,或者表现得看上去很关心政治。Anna Wintour的父亲,受人尊敬的《伦敦标准晚报》编辑,曾经回忆Anna Wintour如何花两个小时挑选参加一个反越战游行的穿着,“爸爸,我该支持还是反对柬埔寨呢?”Anna Wintour问她的父亲。在那段时间,Anna Wintour先后搭上了克里斯托弗-希金斯(Christopher Hitchens,著名专栏作家、政治评论家、公共知识分子)、马丁-艾米斯(Martin Amis,著名美籍英裔小说家,1984年和1989年分别出版著名小说《钱》和《伦敦场地》),她还跟一连串的反主流文化的著名男性拍过拖,理查德-内维尔(Richard Neville,澳大利亚作者、著名反主流杂志《Oz》联合创始主编),除此之外,还有传闻Anna Wintour甚至和鲍勃·马利(Bob Marley,牙买加民族英雄,反种族主义斗士,反种族主义斗士)幽会过。

  Anna Wintour的妹妹Nora Wintour,追随作为社会工作者的母亲的人道主义脚步,成为一个劳工维权人士,她的弟弟 Patrick Wintour是《卫报》的政治编辑。Anna Wintour只是一个业余的政治爱好者,偏左,但是也是偏左中最迷人的那部分,确切地说,她跟左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他们都知道迅速嗅到文化热点。今天,她仍然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挥之不去的不安全感。在2009年一部关于她的纪录片《九月刊》中,她谈到她家庭时是这样说:“我想她们看到我现在所做的,应该很开心。”

  当Anna Wintour成为《Vogue》美国版的主编,她带着自豪将政治报道引入到杂志。她从一开始就是希拉里-克林顿的粉丝,公开给第一夫人提一些时尚建议。据报道,这刺激了设计师Donna Karan 送了一套她著名的露肩裙去白宫。在莱温斯基的丑闻之后,Vogue发表了一篇对于希拉里形象塑造居功至伟的文章,文章称希拉里是一个高贵的、优雅的幸存者。总之,这是一篇让希拉里闪闪发光的文章。之后,希拉里竞选参议员。

  Anna Wintour被网友恶搞修图修到了Obama身边

  所以,当2008年,希拉里-克林顿拒绝接受Vogue封面时,Anna Wintour感觉自己被怠慢了,在一篇言辞激烈的编辑的信中,Anna Wintour暗示正在竞选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看起来“太女性化”了,“一个当代女性必须看起来像男人才会受重视的观念,对于一个追寻权利的女性来说实在太令人沮丧了……政治竞选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的判断失误。”紧接着,她又开始对前第一夫人采取了一些特别的,消极的打击,暗示她对希拉里的反感:“我们希望看到她(希拉里)穿上一件端庄的紫色Carolina Herrera外套参加马丁·路德·金的纪念集会。”

  奥巴马夫妇则从未犯过像希拉里那样的错——低估Anna Wintour的资本和影响力。米歇尔·奥巴马在2007年奥巴马夫妇刚刚出名时开始被《名利场》报道,同年,Anna Wintour就开始为他们工作,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她为奥巴马筹集了20万美元。然后,奥巴马夫妇进了白宫,Vogue因此也得到了一个可以采访总统夫人的捷径,然后,米歇尔·奥巴马坐上了Vogue封面宝座。

  漫画作者AleXsandro Palombo将Anna Wintour与Obama之间的关系恶搞了一番

  记者和政客都试图猜测,Anna Wintour为总统竞选这么卖力,究竟有什么企图。她弟弟的雇主《卫报》认为Anna Wintour是想谋求一个大使的职位。但是Anna Wintour的下属为她争辩说,她没有任何传统意识形态的动机。一位前职员说:“超出任何政治,她希望Vogue可以无处不在。”换句话说,Anna Wintour之所以努力帮助奥巴马,以期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能胜出,是为了让政治界更关心时尚。在过去的5年,Anna Wintour的个人名气大幅提升,Vogue的政治报道也同样名气提升。

  不再是偶尔的第一夫人的封面或者访谈,更多的政治人物陆续出现在Vogue:有前途的州长莎拉-佩林(Sarah Palin,现任阿拉斯加州州长)、时髦的政府雇员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美国众议员Anthony Weiner的妻子、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副幕僚长)、首次当选的众议员柯尔斯顿-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2006年击败共和党谋求连任者John E. Sweeney,赢得联邦众议员职位。目前在第110届国会众议院担任军事委员会和农业委员会的成员,当选后戏剧性地减了肥),或者一个改革官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2010年9月17日被任命为总统助手和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的特别顾问,执掌新设立的金融消费者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的筹划委员会,被称为华盛顿异类、华尔街警长)。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共和党人最近对Vogue并不感冒,据了解,今年早些时候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之一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的妻子安娜-罗姆尼(Ann Romney)被Vogue邀请作为封面人物,但是据一位参加了这次合作谈判的人士透露,Vogue的邀请被拒绝了。

  Vogue对这些女政治人物的报道自然不是让她们承担金融风险或者医疗保险的责任,而是问她们如何追逐和处理权势的问题,以及时尚在她们作为女政治家的生涯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她们一致,或者反过来,作为时尚杂志产业的编辑都应该异口同声地表示:非常重视!

  Vogue似乎通过一个特别的方式来否定希拉里-克林顿作为政治女性的分裂,并以此为乐。“华尔街警长”,积极推动金融改革的伊丽莎白-沃伦说:“我并不反对把钱花在衣服上。”这位消费者保护主义者还说:“如果你确定你有固定支出(住房、食品、公共事业),你就已经节省了20%的开支,那么赶紧去买400美元一双的鞋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总裁克里斯蒂娜 拉加德( Christine Lagarde )被Vogue描述为是一名“自然、开放、完美的女人”。众议员柯尔斯顿 · 吉利布兰德说:“我要将这个推荐给你的读者,在我生孩子之前,我保留我所有的4号和6好衣服,但是当我开始节食,我告诉自己,我要放弃我所有的衣服,我要重新开始。我想奖励一下我自己,如果我瘦回去,就可以买新衣服了。”

  这种文章的模式不是适用所有的政治人物,当采访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阿萨德(Asma Al Assad)就暴露了问题。Vogue将这位独裁者夫人描述成一位“迷人的、年轻的、潮流的、最清新、最有磁性的第一夫人”,并轻松地将她丈夫的残酷统治说成是“以97%的选票当选为总统”。这篇为三月份“权利专刊”而写的文章遭受到了Vogue前主编Joan Juliet Buck的严厉批评,她在一篇为《新闻周刊》特约撰文的阿斯玛-阿萨德文章中讽刺Vogue:“她们没有意识到阿拉伯之春已经散播各地。”Anna Wintour也就此发布了道歉。不过,也许,她该早些问一句:我们是支持还是反对叙利亚呢?

  尽管,偶尔有失误。Anna Wintour的影响力还在成倍增加。九月,Vogue罕见地采访到了希拉里-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而希拉里则作为一个配角在杂志中出现,督促她的女儿快点让她抱孙子。如果不是那么认真的人,也许还可以从中读到切尔西将来可能会竞选总统的暗示。当然,那时的Vogue肯定已经不是Anna Wintour的时代了。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