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英伦时尚 更矛盾 更搏斗(图)
来源:新京报 编辑:高华芳 2012年07月27日 9:08:30

[导读] 作为英国最早的时尚先生,一生追求唯美的王尔德可能没有想到如今英伦的叛逆之声如此喧哗。一个正式与非正式,传统与反传统之间的混搭潮流,也让英伦时尚文化变得更加丰富包容。

  1948年伦敦奥运海报

  如果说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奥运赛事更有吸引力的,那就是有性格的英国人以及有个性的英伦时尚。

  从大热英剧《唐顿庄园》的传统到叛逆的《神探夏洛克》,从女王的登基60周年到伦敦的首次男装周,经过不断预热的英国文化和英伦风尚,已被翻炒得活色生香,同时又在处处彰显着“矛盾的搏斗”。

  的确,英伦时尚一直都是矛盾的,因矛盾而丰富多彩。皇室的生活、条条框框的贵族传统都体现出其传统保守与优雅的一面,一丝不苟的传统三件套、正式场合必须有的礼帽、各种社交派对,不同场合的着装规矩,有时会让人觉得这个国家真的“太做作了”;但当看到与传统优雅同时并存的叛逆前卫,以前卫怪异而让人印象深刻的Vivienne Westwood、Alexander McQueen都出自这个以保守著称的国家,又会让人觉得“很好玩”——在心理学家和时尚评论家心中,英伦时尚的叛逆,很大程度来源于对常年阴雨绵绵天气的郁闷、对保守传统的反抗,以及岛国精神的排解——传统与反传统,保守与前卫,YES和NO混合在一起,纠结出一朵时尚奇葩。

  女人们推动的大众潮流

  皇室是英伦的风向标,大概是因为女王的缘故,英国时尚向来和女人脱不了干系。

  其中最著名的代言人当属维多利亚女王,用当下流行的话来说,维多利亚女王算得上是当年的时尚偶像,她结婚时穿的白色礼服被看作世界上第一件婚纱,而穿过的一双切尔西靴也成为流传至今的热门鞋款。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及“维多利亚时代风格”,充满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色彩,直到现在还常被用于创意设计领域。

  现任的伊丽莎白女王也不逊色,至少她在登基的60年里从未穿错衣服,保持端庄、优雅、万无一失的形象。她的后辈们显然要更张扬一些,从曾经引领英伦风尚、甚至是世界风尚的戴安娜王妃,到现在英伦人民的时尚新偶像凯特王妃,总能刮起阵阵的模仿风,难怪连英国时装协会主席哈罗德·蒂尔曼都认为,“我们非常感激英王室成员为时尚做出的贡献。他们风格各有不同,又都非常完美。”

  除去皇室走“正统路线”的榜样们,其他“平民偶像”也拥有很高的时尚知名度,比如另一个KATE——曾经的超模凯特·摩丝,一直占据着街拍偶像的称号;温斯莱特家的演员凯特,则在过去十几年间头顶最有才华女演员的光环,被众多时尚品牌宠爱……而“凯特”这一名字也被取名网站Nameberry预测为最受欢迎的女婴名字。

  除去凯特们,不得不提的还有贝嫂维多利亚,不管是备受争议的紧身衣、“恨天高”,还是个人时装品牌,作为时尚先锋的贝嫂永远冲在潮流一线,出现在秀场、街头、海报以及生活的各个角落,不但如此,她还由己及人,把老公、孩子也打扮得俊朗帅气,推动了大众潮流的发展。

  无比叛逆的“众声喧哗”

  四百多年前莎士比亚写道:“不必害怕,这岛上众声喧哗”;两年前,这话成为《国王的演讲》点睛之笔;如今,这句话又被刻在奥运开幕式的大钟上。这既体现了传统在英国社会中的强大势力,也被看作是一直呼唤“其他声音”的象征。

  作为英国最早的时尚先生,一生追求唯美的王尔德可能没有想到如今英伦的叛逆之声如此喧哗。他的天鹅绒紧身上衣、平绒灯笼裤和长丝袜的优雅文艺装扮,被温莎公爵用直条纹、垫肩、宽翻领、灯笼裤等更有刚阳之气的装扮所取代,英伦的传统观念被越来越多的叛逆之声冲击,披头士标志性的套装、喇叭裤、波波头推动了嬉皮士风格的流行和波希米亚风格的盛行……

  玛丽·奎恩特减掉了姑娘们的裙子,带来“迷你裙”,《时装历史》评价道:“伴随着玛丽·奎恩特伦敦英王大道上的巴莎百货店开业,时装历史上始料未及的崭新一页开始了。”

  Paul Smith的彩色条纹、Vivienne Westwood的朋克风、Alexander McQueen的骷髅头以及伦敦时装周和新近的伦敦男装周上近乎玩耍和癫狂的发布,让叛逆声音喧嚣到极致。设计师们及时尚偶像们,用离经叛道甚至有点夸张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传统的反抗及对时尚的观点。

  “时尚是一种吸血妖孽,它贴附着你,令你脑袋着魔。”被称作“帽子女王”的伊莎贝拉·布罗说,“帽子就是我的武器,拒那些无聊人于千里之外,尤其是面对那些一见面就要用‘亲吻’打招呼的人。”

  在英国圣马丁毕业的中国设计师Masha Ma看来,“更老牌的欧洲国家比如巴黎,对传统、完美、精致的东西更有吸引力。他们在创意上也更保守。伦敦则倾向突破条条框框、砸碎一些旧东西。”,英伦时尚是化茧成蝶之前的毛毛虫,充满着生命力和爆发力。

  一个正式与非正式,传统与反传统之间的混搭潮流,也让英伦时尚文化变得更加丰富包容。

  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用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句经典名言,来形容今日的英国时尚最合适不过。

  在经济最不景气的当下,英国迎来了奥运会,迎来了女王登基庆典,人们把目光投向这个曾经辉煌得无可匹敌的“日不落”帝国,纷纷到这里旅游消费,不少国外品牌也在英国聚焦。这无疑为处于经济不景气阴霾中的英国带来了阳光。

  但对不少英国人来说,这也并不全是好消息。在众多落地伦敦的国外品牌中,美国休闲连锁品牌Abercrombie &Fitch在伦敦萨维尔街开新店就是个“坏消息”,人们觉得这破坏了“裁缝街”的氛围,容易让人有快时尚取代传统制衣业的感觉,也引发了英国人的抵制——抗议的人们穿着传统三件套和西装,用全身的英伦范儿对快时尚说“不”。

  当然,英国从未缺少过快时尚品牌,比如即将来北京的TopShop,有要跟Zara、H&M一决高下的意思;英国“国宝级”的Burberry和Dunhill等大牌,也从未放缓在国外发展的脚步,在亚洲新兴市场中不遗余力地寻找着新增长点。

  不过,最让英国人担忧的还是层出不穷新锐设计师的“后路”,他们不缺创意,却在后续的工业化阶段有点举步维艰,一场伦敦设计“大拯救”运动正在开展——英国时装协会和TopShop共同合作的“发掘和展示新兴英国时装天才的NewGen计划”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获奖设计师能在TopShop的支持下作秀,并以成衣的形式销售。如今,就连皇室成员都纷纷加入这场拯救运动中,在“伦敦男装周”上,查尔斯王储身体力行地成为“非官方代言人”,而“全民新偶像”凯特王妃也发挥王妃效应,保持穿英国本土品牌的传统,不遗余力地宣传英伦品牌……

  大概,这也是在这个最坏时代中的另外一些好消息吧!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