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不一定有好结果
来源:新京报 编辑:高华芳 2012年05月04日 9:06:20

[导读] 一路风光的高蒂耶又跟可乐品牌玩起了跨界。时装生意变得越来越功利,一旦不“听话”,和雇主不合拍也是设计总监不得已善终的原因,在品牌前进的路上的确需要设计师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创新。而像Céline为了展示邀请Phoebe Philo的诚意,不惜血本将总部从巴黎迁入伦敦的品牌却是寥寥可数,少之又少。

  被Dior解雇的John Galliano

  对两个多月前四大时装周的2012秋冬发布,时装编辑杨帆印象最深的是米兰时装周上Jil Sander的秀——这场秀没有大牌明星捧场、秀场布置也简约,但却感人至深:随着模特鱼贯而出谢幕,现场掌声经久不息,而Raf Simons用口型说出“I LOVE YOU”后,久久掩面而泣,告别了这个工作7年的品牌。对于Jil Sander来说,Raf Simons绝对是忠心耿耿的设计师,并且带领品牌走向新高度,做出巨大贡献。但忠心并不一定有好结果,当原创设计师要回归时,即便忠心也会遭到“抛弃”,利益使然。

  米兰报纸用“Jil Sander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入眼的时装秀”对Raf Simons的告别秀给出极高评价的同时,也对Raf Simons为Jil Sander回归“被下课”成为中年失业男而感到愤愤不平。不过,勤奋而有才华的人总是会有好结果的,经过一个多月的静寂,Raf Simons打败Riccardo Tisci、Alexander Wang、Marc Jacobs等设计师,风光无限地成为Dior新的设计总监。

  然而,杨帆更愿意“往回看”,Raf Simons告别秀上柔嫩的色彩和极简的服饰让她印象深刻,“既好看又实用”,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品牌要把忠心的Raf Simons踢开。她更担心的是,Raf Simons的反奢华、反性别和Dior的女性化奢华风格不搭调。这种担心并不是无来由的,大牌设计师Valentino先生谈起Dior换帅时也表示出了怀疑,“我不太肯定Raf Simons是否适合接管Dior,这是个了不起的工作,是难以替代的。我想重要的是Dior不要因为承受压力就轻率地选择设计师,它是一个需要逻辑延续的品牌……”不过LVMH的老板Bernard Arnault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Dior选择Raf Simons“将把Dior标志性的风格带入到21世纪”,这种选择传达的是品牌希望走更现代感的路线,同时也瞄准了之前Raf Simons在Jil Sander时期培养铁杆粉丝的能力。他不像前任Galliano那么高调逼人,但低调踏实不会多生是非。

  越大牌越“不忠”?

  事实上,大牌设计师和品牌之间的角力一直在进行。越大牌的设计师毫无疑问拥有越多机会,也越容易被挖走,想要“忠心”在一个品牌做下去并不易。而品牌近些年来对设计师态度的转变,也容易让大牌设计师“被不忠”。这几年来,品牌似乎都在有意削弱设计师的明星效应。老牌时装屋Hermès、Alexander McQueen、Emanuel Ungaro告别光芒四射的Alexander McQueen、Jean Paul Gualtier后,并没选择热门的、同样具有明星效应的Gareth Pugh、Tom Ford。Dior也没有选择作风更为高调的Marc Jacobs或Alber Elbaz,转而都选择实干型的设计师。有国外评论家认为是后经济危机时代的大势所趋。

  上世纪90年代,聘请一位大牌设计师对许多历史悠久的高级时装屋来说是重塑自身形象的重要举措,很多品牌也因此成功打了翻身仗。但现在时代已经不同,Givenchy换了许多大牌设计师都走不出困境,最终还是靠“非大牌”的Riccardo Tisci才起死回生,也让品牌意识到,回归主流显然能带来更大的商业利益。“大牌设计师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小,尤其对于那些需要为销量下降而给董事会一个解释的品牌来说。”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品牌换帅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我们正在目睹一场设计团队与管理层之间的拉锯战。管理层为适应快节奏的时尚而采用的策略,沉重打击设计师的创造力,而设计师被压榨盘剥的窘况又反过来制约销售。” 巴黎战略咨询公司创意总监Lucian James说。

  重要的是品牌态度

  且不说设计总监们是否像Karl那样勤奋好学,把自己变成“百事通”先生,能够对品牌有全盘的把控和规划,在分工日益细化的机械化大生产背景下,设计总监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随心所欲,自己拍板决定生产哪些服饰,而是经由营销团队、买手以市场需求来主导生产,同样,他们心中所怀有的很多梦想也未必能够实现,这对感性思维占上风的设计师来说是很大的困扰,在梦想与现实面前,他们需要做出抉择:比如当年Hedi Slimane在如日中天时离开Dior Homme去做摄影师,就是典型的“梦想实现型”,梦想实现后,他回到设计界,成为YSL的创意总监。

  时装生意变得越来越功利,一旦不“听话”,和雇主不合拍也是设计总监不得已善终的原因,在品牌前进的路上的确需要设计师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创新。只是,他的方向必须是品牌本身希望的方向。在LV呆了15年的小马哥就很明白这点,在他看来,“我只需要取悦一个人,那就是雇用我的Bernard Arnault。我知道最好的方式就是商业上的成功,而我也做到了。”设计师也是普通人,除却光环,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除了工作之外还有私人的生活。尤其是对女设计师来说,结婚生子对品牌是重要的考验,Phoebe Philo、Stella McCartney都可以为了生孩子离开品牌,并非“不忠”,而是权衡“工作和生活哪个更重要”。而像Céline为了展示邀请Phoebe Philo的诚意,不惜血本将总部从巴黎迁入伦敦的品牌却是寥寥可数,少之又少。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