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 美国名媛圈的社交手段
来源:网易女人 编辑:胡珊珊 2012年03月21日 16:00:44

[导读] 图注:1960年,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夫人Mamie Eisenhower与另一位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夫人Jacqueline Kennedy握手寒暄。根据摄影师兼精神分析学家弗雷德里克·艾伯施塔特的观察:“咖啡馆是女性午餐社交的开端,此前人们都是在家享用午餐和晚餐,到餐厅就餐在那时是很新鲜的。

  图注:1960年,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夫人Mamie Eisenhower与另一位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夫人Jacqueline Kennedy握手寒暄。当时的人们很有格调,认为自己的着装要与就餐场合匹配,会穿最新款式的时装就餐。

  “老天,可别把我写进去。”美国陶布曼中心零售公司创始人艾尔弗雷德·陶布曼的妻子朱迪·陶布曼大声说道。她是社交名媛,当我告诉她我正在写一篇关于“以午餐为社交方式的女性”的文章时,她即刻表示拒绝。“现在没人以午餐作为社交方式了。今天我约了一个朋友,我们在纽约的新画廊见面,而不是餐厅。”

  “我从来都不是其中的一分子。”大西洋唱片创始人艾哈迈德·厄特根的遗孀迈卡·厄特根也同样坚持说,“我巴不得有做不完的工作,我最讨厌的就是跟一群女人一起共进午餐,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行。”

  德克萨斯州石油大亨奥斯卡·怀亚特的妻子林恩·怀亚特的社交圈遍布纽约、伦敦和巴黎。但现在的她,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快:“我从来都不喜欢和女人们一起吃午饭,我不想浪费时间。”

  “我可没时间吃午餐。”美国性感女作家艾琳·麦勒也表示,“的确,我曾和许多名媛以及西班牙国王一起吃过午餐,但只有当对方是极为重要的人物时,我才会这么做。正如我一贯所说,凡是在午餐上能学到的东西,晚宴上也能学到。”

  现在,几乎每个接受采访的名媛,都对午餐交际表达鄙夷和不屑,她们发誓,自己从不参加午间聚餐。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当下,以午餐作为社交形式的名媛们,或许应该贴上历史的封条了。回想上世纪以来那些曾经组织并亲身参与社交午餐的上流社会名媛—贝比·佩利、葛洛莉亚·吉尼斯、斯琳·凯斯、C. Z.格斯特、温莎公爵夫人、前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还有她们时常光顾的著名场所(帕维林酒店、殖民地酒店、科瓦迪斯餐厅、巴斯克海岸餐厅),仿佛瞬间回到了妇女解放年代,空气中充满了怀旧气息。

  讳莫如深

  无人不知的社交家和慈善家迪达·布莱尔,对青蛙餐厅和拉卡拉维尔酒店的精致环境着迷不已,这两家餐厅是品尝法式大餐的上上之选。1960年代初期,迪达就是在那里与慈善家玛丽· 拉斯克和纽约名媛南·坎普纳一起共进午餐。当时她的丈夫小威廉·麦考密克·布莱尔是约翰·肯尼迪时期的驻丹麦大使,每次回华盛顿时他们都会在纽约停留。

  “那时的大环境和今天截然不同,当时的人们很有格调,人们认为自己的着装要与就餐场合相匹配,会穿着最新款的纪梵希巴黎世家衣服,每张桌子上的谈话都很有趣。可是现在走进一家餐厅,大家都在谈论公事。”迪达说。

  而在朱迪·陶布曼的记忆中,最让她钟爱的是1980年代的马戏团餐厅,当时里根是美国总统,来自法兰西的名流带着他们的妻子出席各种场合。“我永远都记得第一次在马戏团餐厅见到华尔街传奇金融家索尔·斯坦伯格的妻子盖伊弗里德·斯坦伯格时的情景。她看上去相当阔绰,穿了一件亮眼的黄色外套,整个餐厅中的人都议论纷纷。”

  有意思的是,摄影师兼精神分析学家弗雷德里克·艾伯施塔特表示,即便是曼哈顿上东区社交界的核心人物,也从不曾坦率承认她们会在奢华的餐厅中打发午后时光。几十年来,她们频繁出没于青蛙餐厅、拉卡拉维尔酒店或是巴斯克海岸餐厅,但她们总是说:“哦,不,不,不,我可没那时间。”她们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就像谈论整容一样,讳莫如深。

  艾伯施塔特曾提到,他故去的妻子伊莎贝尔及妻子的好友—新英格兰名流萨缪尔·皮博迪之妻朱迪·皮博迪的故事。“伊莎贝尔和朱迪不喜欢到一般的午餐场所用餐,她们常去卡里尔酒店,那里就像是她们的秘密花园,她们的朋友葛洛莉亚·范德比尔特更是热衷于此。”

  美国著名音乐剧及电影音乐作曲家史蒂芬·桑坦,在他为百老汇音乐剧《伙伴们》创作的歌词中,就描绘了这样一群以午餐为社交手段的女人。他说,创作灵感来自他的母亲—万人迷埃塔·桑坦。埃塔是第七大道上一个雄心勃勃的时装设计师,也是名媛莫莉·伯恩斯的好友。莫莉的丈夫是著名的“21”俱乐部创办人之一,俱乐部的常客包括商人、政客和明星等。

  “我母亲总是和莫莉一起吃午饭。”史蒂芬·桑坦回忆说,“午餐上的女人不少都是‘21’俱乐部的客人,其中一些打扮得非常入时,她们吃饭时会戴着礼帽。这些人也会常到我家做客,我母亲喜欢结交有钱人。她们都是上层中产阶级,许多女人都从事时尚行业,比如设计师莫莉·帕尼斯和乔·科普兰。我母亲的朋友还包括默片明星,比如柯丽恩·摩尔,她们嫁得很好。这就是她们的社交圈,我从小看着她们在我母亲的起居室打麻将。想象着她们,‘午餐的女人’这个说法就跃入了我的脑海。”

  对于桑坦的这种说法,1960 年至1996年在《女装日报》担任出版人的约翰·法乔德却并不买账,他说:“首先提出这个概念的不是桑坦,是我们。”《女装日报》现任编辑詹姆斯·法伦澄清道:“早在桑坦把它写进歌词很久之前,我们就已经在使用它了。我们最早用到这个词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那时法乔德会到青蛙餐厅去午餐,如果遇到名人,他就会打给办公室说:派个摄影师来。这时当班的摄影师就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在她们走出餐厅时拍下照片。”当年的摄影师之一,就是如今被称为街拍鼻祖的比尔·坎宁汉。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