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穿着价值千万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胡珊珊 2011年06月07日 9:46:40

[导读] 追溯到英国贵族还很富裕且有影响力的时期,“欧洲大游”中的一站就是那不勒斯,离庞贝古城非常近。新一代受加里阿诺影响的裁缝师兼设计师,如理查德·安德森安德鲁·兰姆鲁普,又让萨维尔大街恢复生气。

  流行伤害知多少

  每个时代,时尚都决定着什么样的衣服可以穿或不能穿;时尚成为我们不再穿托加袍、装饰性假发或齐膝短裤的原因。当一个世纪前,人们开始表现出对礼服大衣嗤之以鼻并把条纹裤子降格为正式服装的时候,我们今天穿的西服已经注定了。当下一个款式有幸纳入时尚的法眼时,普通西装又会遭遇相同的命运。上述的许多问题已经在我们讲设计师的西服时详细讨论过了。其他与颜色、图案、布料相关的东西应该被摒弃,不予考虑。因为那些是设计师和零售商为了让你买新衣服而故意加上去的,并不能让你看起来更好看。

  尽管女人比男人在这方面易受影响,但男人也有上当受骗的时候。盖·特利斯这位时尚典范曾被一个狡猾的乡村裁缝骗过,这位裁缝说裤子在膝盖处开衩在大城市很流行。总的来说,你还是坚持穿着我称赞过的那些款式吧。

  尽管衣服的款式比较传统,但让这些衣服看起来好看的元素并不传统。经过多年美学角度上的努力,人眼还是可以区分出好和不好的款式。这就是为什么当把两条同样属于新古典时代的裤子放在我们面前时,人们可以看出其中一条可爱又好搭配,而另一条会显得花哨,剪裁不对。同样,我们也能鉴别出衣服来。在已经成型的款式上添加时尚元素,如同在帕台农神庙的柱子上加装饰、用胶合板修蒙地沙罗式住宅或者把斯特罗兹宫刷成番茄红一样,纯属胡搞。

  我希望上面的话已经能足够说明反对流行的大致情况了。我再举几个具体例子,一些裁缝和制造商一次又一次地给旧款式注入新的元素,稍稍修改下轮廓,换个鲜亮点的颜色和图案,或将废弃的布料重新组合翻新。这种服务在意大利已经提供了一百多年了。

  追溯到英国贵族还很富裕且有影响力的时期,“欧洲大游”中的一站就是那不勒斯,离庞贝古城非常近。英国人发现他们带的衣服不适合南部意大利炎热的气候,便让那不勒斯的裁缝做更轻薄的新衣服。这些裁缝已经为当地的贵族做了上百年的衣服了,但那种衣服有很多当地的特点,与现在的西服差别很大。

  为了让裁缝们明白他们想要的剪裁,英国人会留下一两件衣服让他们照着做。这些那不勒斯裁缝沿着缝把衣服拆开,仔细研究,学习伦敦高级西服萨维尔大街的每个技术,同时也不忘记他们自己的优势。最后他们为英国顾客做的新西服融合了英式的轮廓和那不勒斯式的精致,并且重量减轻、色彩更淡。

  这些衣服很快在英帝国掀起一股热潮,有名望的人在热天都穿这种衣服。相类似的是,罗马人在二战后也改良了衣服,布廖尼公司一手发明了欧洲大陆的轮廓,并使意大利的亮色和适合热天的特殊布料重新流行起来。有些人说约翰·加里阿诺(20世纪60年代伦敦的明星裁缝师)用英国款式拯救了整条萨维尔大街。在我们这个时代,那不勒斯重新强调了他们作为世界最伟大裁缝的卓尔不凡。

  新一代受加里阿诺影响的裁缝师兼设计师,如理查德·安德森安德鲁·兰姆鲁普,又让萨维尔大街恢复生气。一些知名的男士,如凯尔塞·格拉玛、大卫·海德·皮尔斯、乔恩·史都华和马特·劳尔都以自己的形象证明可以穿得既时尚而又不被牵着鼻子走,尽管劳尔会因为他的风格与老款式搭配而显得更好看些。

媒体资讯大全

更多
  1. “凤凰时尚指数”理性解析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

    为了更充分地体现出上海时装周在时尚产业链的串联作用,以及对城市推动和影响作用。继去年10月上海时装周2016春夏之后, 此次2016秋冬再次引入了“凤凰时尚指数发布”板块。[更多]

  2. 2016 四大时装周进入“多屏时代”元年

    三月是热爱时尚的女性一年一度的盛宴,巴黎时装周将2016国际四大时装周推向最高潮。潮人们打开时尚网站,时尚类公众帐号,微博,腾讯视频,爱奇艺,美拍,秒拍,无处不不涌动着“时装周”的主题字眼和画面。 [更多]